南油地铁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

今天在南油地铁站看到两个老人家,是一对夫妻。两个人走路的时候颤颤巍巍的,好像一阵风吹过便会倒地一般。

两位老人,慈祥的老奶奶,脸色苍白拄着拐杖,爷爷手里拄着把伞脸色蜡黄,很瘦很瘦,几乎没有什么肉,眼睛睁不开的样子,眯成了一条线,行动十分迟缓,老爷爷驼着背走路一步一挪,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身材高挑的美男子。

是阿姨先跟我打的招呼,警务室的门口有一张长凳子,问:“小伙子,我能在这坐一会儿不。”我有些诧异,第一次有人这样问。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。

看来他们一步接接一步,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很想帮忙去扶一把,我再想,他们的儿女都在干嘛,怎么就把老人给放出来了,怎么会有这样的子女。

一切都好,虽然看起来不是很稳健,但是还是成功的坐好了,坐了一会儿两老人交头接耳一番,便想离去。

我一直都在暗中观察他们,当他们都想站起来的时候,我很想帮忙过去扶一把,我思来想去,最终暗暗的把头撇了过去。假装没有看见,他们也没有要求我去帮忙一把。当他们都站起来的时候,终于松了口气,走到我面前,微笑着说“谢谢你,小伙子”。

他们从我身边经过,我看了看背影。恍然想起出口的电梯好像坏了。南油好像并没有升降式电梯,便走上前去拦住告知,我说我再去查看一下是否修好,发现并没有,老人家说他们便原路返回。

当时迎面而来一位很漂亮的站务,我便离去了。真的异常担心,他们是否会随时倒下,待在一起都觉得有种责任感,让我很不安,眼不见心为净。

我渴望这样的爱情,执子之手与子偕老。

 

 

 

 

番外

在老人来的前半个钟,有位打扮的花枝招展衣着华服的老妇人,问我这个地铁站,有没有升降式电梯,我告知,没有,她骂骂咧咧的飙了句脏话。看她那虎背熊腰,我想的是,走楼梯有那么难吗?

不是所有文化人,都有文化,他们缺乏的是素质,是教养,是家教。也许肚子里有些笔墨,但是更多的怕是坏水吧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