执念

我就是个执念很重的人,我告诉你执念太重有利有弊,执念用的好,是火焰,一个火把助你穿过黑暗,用的不好,比如火势太大,就是玩火自焚。

执念是什么,它与贪念、信念有何不同,到底哪个好,哪个不好?私以为,拿价值与理性来衡量,信念更多建立在价值与理性的基础上的,比如宗教、事业、命运,贪恋建立在无价值与感性的基础上,比如物质、人。

而执念,执着于对的东西,它是有价值的,它与信念最大的区别,就是比信念多那么一点点情感,所以执念也常常坚持在爱情、物质之间。

用程度来划分三者,大概是贪恋>执念>信念。

所以执念危险,危险的东西,你若是战胜它,快感显然更大,你若是战胜不了它,到了贪恋那步,基本也没什么人救得了你。

执念太重,不见得就是坏事,只能说你和我一样,对想要的人和事物,有比较高的期待值,毕竟我认为较强的欲望,基本等于热爱生活。我想要住一个大一点的房子,我想去青海湖旅游,我想买个好一点的包包,以及我想和你在一起,都是我们日常的生活愿景,希望生活更好一点,毕竟没什么错。

在我提到热爱生活的这个句式里面,只有最后一者,比较难以实现。所以我和我见过的大部分人都一样,执念之所以带来痛苦,倒不是因为它有多重,而是用错了地方。

“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执念于爱,于人的后果,飞蛾扑火的意思你一定听过。

你觉得自己很好,优秀,大部分女性该有的温柔你都有,你又觉得他好,他是夏天里你的一瓶宝矿力,让你解乏又充满能量,你看到他就很开心。不管他以什么样的理由暗示、推就、拒绝甚至甩了你你,你永远都在“为什么不能在一起”这个问题上过不去。

问自己一万遍,问别人一千遍,问他,大概一百遍。

我曾经也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啊,把自己的心纠结成无数根天津麻花,给别人看,脆的,砸一下他妈又是碎的,给自己看,看着看着我就腻了。

求而不得固然疼,明知疼着,不得着,还要一味去求,这事放在爱情上,就是贱了。而换个目标说,明知疼着,可能不得着,还要一味去求,这事放在事业的角逐上,一定没有人说,你怎么这么贱呐。

爱情比事业天生卑贱,用这样的话去解释所以我们得到的反应截然相反,我不赞同,即使我赞同了,也还是会有大波不明所以的女战士,在感情战场被炸得血肉模糊,身首异处。

我只能尝试用理性的方式告诉你,哪怕这个阐述过程欠妥。

爱情,如果一开始,你一定要拿它和事业,在人生中处于同等的高度。

1)产品。
感情是消耗品,快消品,事业是增值品。爱情偶尔保健,事业长期保值。

2)空间。
你去追逐爱情,往往追逐的是一个人,你去追逐事业,你追逐的是一片天。

3)垄断。
爱情无法通过努力实现他只对你一个人专一,但你通过努力,大部分情况下,能证明自己在公司的地位拥有不可替代性。

4)效用。
爱情本身会产生边际效益,呈递减状态。即当你极度需要感情带来刺激时,比如感受到他的关怀,心理满足此时得到最大;但随着时间推移,感
情所带来的刺激感下降,感受他关怀你的心理满足程度不断减少;当你完全习惯并承受时,好不客气地说,感情上所带给你的刺激、你的心理满足程度,已远不如以
前。而事业上所产生的效用,即使存在倦怠感,但相较感情,心理满足感的曲线浮动地更为平滑,有时还会出现递增状态。

5)风险。
假设两者都具备投资收益的不确定性。爱情上,只有你一个人承担着风险规避和风险分摊,失败了的苦果,你自己尝。事业上,哪怕有时候失败了,你承担了大部分的责任,但总归有一群人还在后面分担。

我的理解就是这样,所以爱情这个命题,我愿意让它在我无数个人生命题中只占据,比较小的一部分,就像地球和宇宙的关系。

没了地球,宇宙照样流星赶月,清朗乾坤。

可偏偏有些人,说着一些没劲的狠话,他们以为能有个月亮围绕自己转就是牛逼,或者找个阳光明媚的家伙,像太阳一样,我要围着对方转,否则就是违背天理。

太阳、月亮、地球的故事已经够多够美了,你难道不想看看,外面的世界还有几多浩瀚天河。

执着于一些没必要太费劲的东西,比如求不可得的人,不离不弃的感情,只会,只会让自己看起来很蠢,还蠢得没有道理。如果一定要蠢,请蠢在譬如事业、梦想、旅行、美食等其他的事物上,至少蠢地可爱,蠢有所值。

因为你我肯定都是情感浓厚的一类人,好好珍惜自己的这份情绪,将它投入到更适合更对的地方去。

所以我要热爱生活爱地发蠢,远比我热爱一个人这就是我的生活,要蠢地高明。

 

附:

在爱情上执念太重的原因,基本如下:

夸大了爱的效用。
把他想的太过美好,只看好的,不看坏的,放大好的,屏蔽坏的。
承担不了回报付出不相等的风险性。

改善执念的办法:

提高自己的稀缺性,将他具有不可替代性转化成自己具有不可替代性。
始终相信后面还有更好的人。
情绪嫁接,忙碌起来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